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曝光

“全能神”害我家破人亡

發布日期:2013年08月05日   文章來源:凱風網   作者:靳明德
[打印本頁] 【字體大小:

  我叫靳明德,是山西省黎城縣董璧村的一個普通農民,雖然己年過七旬,但身體硬朗,下地耕作、勤儉持家沒有問題。我有兩個兒子,都已各自成家,過自己的小日子,雖不是很富裕,可還算比較殷實、日子平安、其樂融融,就在我們的日子蒸蒸日上、越來越好的時候,“全能神”闖進了我的家庭,把我們全家拖進深淵,擾得我家破人亡,不得安寧,使我在經濟上、精神上受到莫大的打擊。

  2005年初冬的一天,天早早就黑了,部分村民已經準備熄燈睡覺了,我也關上門和老伴在家看電視,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我到門口問了問“誰”?“老靳開門,是我,河北老凱”。我打開門一看,是下午在村里轉來轉去的一個中年男子。我看著有點面熟,但又想不起來他姓甚名甚,可我還是熱情地招呼他進家,還問他吃過飯沒,他說 “工作”忙,還沒顧上吃飯,正好我還有飯萊,就熱了飯菜招待他。

  這個“老凱”狼吞虎咽地把飯吃完后,神秘地跟我說:“世界要毀滅了,世界末日快來了,你們要想躲過這場災難,只有加入“全能神”,只有“全能神”才能保佑你全家平安,而且入了“全能神”有病不用打針吃藥,不用找醫生看,更不用交他們什么農村醫療合作費,只要禱告就行了……”我說:“那不可能吧?”他說是真的,讓我先考慮考慮,對外人不能說,他是 “神”派來“拯救”我們全家的,說明天還來,說完就走了。我讓他住下,他說他有地方休息,不用麻煩。

  從那以后,“老凱”隔三差五地來我家給我“傳教”、“講經”,有時還會帶來一些光盤,讓我們看,給我們講。逐漸我被他說服了。我認真讀他給我的書,一字一字地看,一遍一遍地背,遇到不認識的字就問兒子、兒媳,一天到晚看書、聚會,其他一切都顧不上了,家也不管了,地也荒了,有時甚至連飯也忘記吃。盡管如此,“老凱”還是讓我給組織做“奉獻”,雖然我家庭困難,但我還是把賣糧食錢“奉獻”了,希望以此獲得 “全能神”的更多庇佑。

  從2005年冬天開始,我為了早日“靈肉得救”,不僅每天聽經、講經,疼迷其中,而且還把老伴和兒子拉攏進來,起早貪黑跑“聚會點”,稍遠的地方,就讓兒子騎上摩托車  帶上我,常年走鄉串戶外出傳教,餓了就吃點干糧,渴了就  喝點冷水,困了席地而睡。至于莊稼地里的活,根本就沒有時間做,蟲沒時間除,草沒時間鋤,最后地荒了,莊稼的收成可想而知。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2007年春天,我和兒子在外傳教,老伴不在家,兒媳去地里,家里僅有的一只耕牛也丟了。耕牛的丟失給我們這個以種地為生的家庭帶來莫大影響,這個本來就不太殷實的家,很快家徒四壁,走到危險的邊緣。

  2008年,兒媳婦再也忍受不了這種荒唐的日子,屢次勸說我和兒子不要信“全能神”了,但我像著了迷一樣,就是聽不進去,忍無可忍之下,她憤然和兒子離婚,帶著孫子走了。兒媳和兒子離婚后,我和兒子更沒有人管了,兒子帶著我常常十天半月不在家,四處“交通”。2009年由于我常年在外跑,吃不好,睡不好,加上年齡也大了,就得了心臟病,身體比起以前很差,但我走火入魔,鬼使神差地感覺:只要相信“全能神”就不用就醫吃藥,所以我就咬牙忍受,堅持為“全能神”四處“交通”,并日日夜夜禱告,把我全家的一切幻想全部寄托在“全能神”上。

  我這樣虔誠地信“全能神”,可“全能神”能給我帶來什么好處呢?它給我帶來的是更大的不幸和更大的災難。

  2009年的一天,兒子在外“交通”時,不慎騎摩托車摔了一跤,頭部受了傷,別人讓他去醫院看看,兒子說不去, 還說這是“神”對他的懲罰,說他對“神”不夠忠誠,只要誠心相信“神”,病自然就好了,不需要看病就醫,加上又離了婚,晚上經常失眠,后來就得了精神分裂癥,成了精神病人。30多歲的人躺在陰冷的家里,四肢僵硬,目光癡呆、人事不辨,甚至有時大小便失禁。

  由于聽信了“全能神”的說教,有病不就醫、不吃藥,不打針,我們全家都沒有參加新型農村合作醫療。2009年底,我的心臟病不見好轉越來越重,沒辦法去買了一些常用藥,但治不了根本,就在此時,我老伴又得了子宮癌住進醫院,光手術費就花了4萬多,每月還得1500元化療費,臥床不起,吃喝拉撤都要人照顧。由于沒有參加農村合作醫療,合作醫療沒有給我報銷一分錢,這時我不僅花光了全部積蓄,還欠了一萬多元的債,老伴每個月的化療費用都要東拼西湊。在我最困難的時侯,“全能神”人員還是讓我誠心禱告,真誠奉獻,卻沒有給我絲毫關心、溫暖,我雖然奉獻過“全能神”,但他們卻沒有幫助過我一次。

  事實面前,我接受了社會志愿者的幫助,遠離了還認得全能神邪教組織。

(責任編輯:曉涵)

0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篮球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