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曝光

全能神害我學夢難圓 家徒四壁(圖)

發布日期:2013年08月06日   文章來源:凱風網   作者:狄 敏
[打印本頁] 【字體大小:

  我叫王加軒,今年27歲,山東省棗莊市人,我的父母都是農民。2006年,我如愿以償地考入了大學中文系。2010年,我又成功考取了碩士研究生。這時的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意氣風發,品學兼優、勤勞吃苦等光環緊緊把我擁在其中。然而,步入了研究生生活的我卻反而不適應了——從通宵達旦的研考備考到整堂整堂的自我研修,從枯燥無味的“兩點一線”到時間空間的自由支配,性格內向,不善人際交往溝通的我無所適從。

  2012年暑假,我沒再回家,就在學校附近的商業街打了份臨時工,白天掙點生活費,晚上就在商業街晃蕩到半夜再回宿舍。打工不久,我認識了附近一個店面的小垚。她比我大兩歲,外地口音,她說自己也是附近學校畢業的學生,因為工作難找,畢業后就留在了這里開了這間小店。店面離的近,我們一來二去的就熟了,沒事的時候總能一起聊聊天,我仿佛是找到了知音。只是她經常提起什么今年是“世界末日”,什么一定要找到“神的庇護”才能保命等等,雖然感到奇怪,但我也一直沒往心里去。她的店主要賣些零食、礦泉水之類的,白天沒多少生意,只是到晚上總是有一些陌生人來,成捆成捆地搬些水離開。終于有一次,我再也抵不過好奇心向她詢問,她把我拉到店里,神神秘秘地對我說,她已經試探過我好幾次了,好幾次想把“神”的意思告訴我,是“神”想幫我,但我一直沒重視“神”的存在。她說:“我也是農村的孩子,你看我現在這么順利,其實這幾年我主要得益于神的庇護,神不僅能讓我們平安渡過世界末日,更能保佑我們一切都順順利利。”回想起我現所處的尷尬和窘迫,我不禁怦然心動:“神真能庇護我順利嗎?但是我要怎么做才能像你一樣得到神的庇護”?她從包里取出《全能神你真好》、《羔羊展開的書卷》、《話在肉身顯現》三本有關“全能神”的書籍給我,鄭重地囑咐我說,“神”就是“全能神”,是無所不能的“神”,讓我一定要認真學習,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全身心的信“神”、向“神”,而且不能背叛這個神,否則要被神懲罰的。

  如獲至寶般捧著三本書回到宿舍,我就迫不及待地“鉆研”了起來。從此,我像終于找到了自己的寄托和歸宿,深深地陷入了“神”給我勾勒出的虛幻中。我早已忘掉了學習,連暑期工也辭了,天天躲在宿舍學習“神的著作”,相信“閃電”的力量,相信“全能神”一定能斬殺“惡龍”而重新建立一個全新的社會。我更深信癡迷了“全能神”關于“世界末日”的邪說,在同學手里東挪西借了一筆錢,從小垚的店里買了大量的礦泉水、餅干等,為渡過“末日”做好準備。為了表現我的虔誠,我又偷偷跑到校外的復印社里復印了大量的宣傳《“全能神”真好》、宣揚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世界末日”的小冊子偷偷在學校里散發。

  2012年10月份,我們這一屆的研究生已經進入了畢業論文創作的第二個創新論壇考核,同學們都在徹夜地修改自己的論文,為畢業做更細致的準備。而我,早已在“神”的指引下越陷越深,不光自己再也不理會學業,而且不管同學們正要著急去做什么,只要被我碰到,一定會被我纏著聽我宣講那拯救世界的“神”。被迫敷衍我兩句的還好,如果遇到那些對我不理睬的同學,我則惡語相加,甚至詛咒他們在“世界末日”里不得善終。10月16日這一天,導師們集體為學生的論文提出細致的修改意見,而我,卻連一份像樣的成稿都沒有。我的導師大為光火,狠狠批了我一頓,并指出像我這樣的態度怕是想延期畢業都困難。然而,所有的規勸卻再難喚起哪怕是觸動我一點。

  2012年11月27日,小垚顯得很焦急的打電話把我叫到了她的店里。她告訴我說,“世界末日”越來越近了,單單準備好渡劫的東西還不行,還要每個人交10萬元的渡劫費用。看到我驚訝的表情,她生氣地說:“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交這個渡劫費的,我聽到這個消息后立刻第一個通知你了!我……這還不都是為了我們兩個以后能在一起!”一面是深陷“全能神”謠言,一面是小垚的“悉心關愛”,此時的我,早已喪失了一切判斷能力。為了籌備高昂的“渡劫費用”,我給家里打電話撒謊說我現在已找到了一份銀行的工作,等研究生畢業就可以直接去上班,但是現在銀行要給我簽訂工作合同,要繳納工作保證金10萬元。10萬元的數額,對一個一直生活在農村的家庭來說,無異于天文數字了,為了自己兒子的“前途”,父母最終賣了家里的老宅子湊夠了這筆錢。

  2012年10月21日一早,我就急忙忙地去店里找小垚,想和她一起迎接“神圣時刻”的到來。結果從早上一直等到中午都沒等到她回店,手機無法接通。2012年12月21日下午3點14分35秒平靜地過去,所有的虛幻破滅,所以的謠言不攻自破。等我發了瘋的砸開小垚的店門,店內空空如也,早已人去屋空。我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噩耗接踵而來。先是由于我參與邪教組織印刷、散發反動宣傳品和嚴重違反了校規校紀,學院駁回了我們哲學院為我提交的延期畢業申請,并給予我開除決定;父母得知我住院后,連夜趕到醫院,迎接他們的卻是學校給予我的開除通知和派出所要求我協助調查“全能神”邪教詐騙案件的通知。接連的打擊終于讓年邁的父親不堪重負,當場引發腦出血。家里的老宅子已經賣了,我和父母回到老家只能寄居在已出嫁的姐姐家。父親仍然癱瘓在床,母親終日以淚洗面。而我,誤入邪教、被學校開除、被人騙財,我不敢出門,害怕見人,天天把自己關在屋里。2013年1月30日,經山東省精神病醫院確診,我患上了輕微的“畏光性精神分裂癥”。

  經過近半年的治療,我現在已基本恢復。然而,留下的,卻是全家的傷痛。父親癱瘓,我住院治療,家里債臺高筑,是“全能神”毀了我的前途,害得我們幾乎家破人亡啊!

   

  原文網址:http://kaiwind.com/xjdg/xjwh/201308/06/t20130806_1019449.htm

(責任編輯:陸原)

0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篮球竞彩 玩秒速赛车五码技巧 福建31选7现场直播 有打福州麻将的群吗 飞鱼体彩如何看规律 温州麻将APP 北京赛车pk10视频 甘肃11选5五码遗漏 打捉鸡麻将怎么舍牌 捕鱼游戏是赌博吗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幸运农场中奖查询 贵州11选5玩法及中奖规则 宝博苹果版官方下载 捕鱼上下分星力平台 陕西丫丫麻将 四肖选一肖期期准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