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20

揭秘邪教組織借災生亂的“老把戲”

發布日期:2020年02月21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陳哲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正當全國人民同心同德、眾志成城,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之時,一些邪教組織卻顛倒是非,包藏禍心,無中生有炮制一些謠言如境外“法輪功”邪教先是借一名叫“瑾慧”的醫護人員之口說截至1月25日武漢已有9萬人感染,制造恐慌,然后又炮制出“武漢醫生感染病毒暈倒”的虛假視頻;又如發源于韓國邪教“統一教”旗下的媒體《華盛頓時報》發表文章,宣稱“病毒是武漢實驗室泄露的生化武器”。境內的某些邪教組織也在利用疫情,散布歪理邪說蠱惑人心。 

   

  種種跡象表明,邪教組織借疫情搗亂破壞,無非是想混淆視聽,擾亂社會,拉人入教,趁機斂財,干擾影響抗疫工作的開展。實際上,歷史上也有不少類似邪教組織借大災大難趁機起事、鬧事例子數不勝數 

  南北朝時期的“大乘教” 

  據史書記載,中國南北朝時期共有31個疫災年份,近40%的疫災與戰爭、動亂有著直接的關系,其中9次發生在北方地區,18次發生在南方地區,4次南北方都有發生。當時天下大疫,死者數。 

  北朝拓跋魏的一個沙門“法慶”,自稱是以“彌勒佛”下界,借機創立“大乘教”。“法慶”以彌勒佛的身份宣稱“殺人積功”,叫囂“殺一人為一住菩薩,殺十人為十住菩薩”加入大乘教就得殺人,殺人就自動升級,只要殺人,不管他殺的是什么人,老人、婦女還是小孩,教內教友或是官兵百姓,殺人就積功,都升級。信教者最終脫離苦難,歸宿是成為佛或菩薩。 

   

  在此歪理邪說蠱惑之下,信徒特別在意自己在組織中的地位,故而個個都草菅人命,也為邪教的武裝叛亂創造了有利條件。北魏政權立即派遣大軍實施鎮壓,法慶兵敗,法慶及頭領百余人被捕斬殺,其他信徒被屠殺者以萬 

  東晉后期的“五斗米道” 

  東晉十六國時期共有20個疫災年份,其中3次發生在北方,15次發生在南方,2次南北方都有發生,三分之二以上的疫災與戰爭有著直接的關系。南方疫災明顯多于北方。 

  “五斗米道”教主孫恩借此以信道得長生避瘟疫引誘人入教,大批民眾被孫恩誘惑,入教成為邪教軍。孫恩宣稱跟隨他的信徒都能得到長生。“長生”的誘惑力太大,于是百姓蜂擁而起追隨孫恩孫恩趁機起事朝廷派重兵討伐,加以疫病流行,邪教軍大敗,孫恩投海自殺。信徒認為他在水里成了仙,是“水仙”,一百多人跟著他投水。 

   

  元末明教(又稱“白蓮教”) 

  元朝最后一個皇帝是順帝,他在位三十五年(一三三三年至一三六八年)是元朝歷史上疫病流行最多的時期史書載有十二次之多平均每三年就有一次疫病發生,死人無數。到順帝后期,幾乎每年都有一場疫病。當時,安徽濠州先是發生旱災,隨后又爆發了蝗災和瘟疫。 

   

  河北有個農夫叫韓山童,趁亂組建“白蓮教”,宣傳“大劫在遇,天地皆暗,日月無光”,匯集了許多教徒。元順帝當政時,荒淫暴虐,國庫空虛,物價飛漲,社會矛盾不斷激化。教主韓山童認為起事時機已經到來,于是便打出了“彌勒降生”“明王出世”的旗號,鼓動教徒鬧事。可是由于準備不夠充分,動亂很快就被當局給鎮壓了,教主韓山童本人也隨即被殺死。 

  明末清初的“聞香教”“圓頓教” 

  明朝末年,由于長期干旱,海量的老鼠互相咬著尾巴、成群結隊渡過江河險阻,進入安徽河南河北等各省覓食由于長期旱災和饑荒饑不擇食的災民以老鼠為食,由此催生了鼠疫的爆發當時,整個北方“瘟疫大行,人死十之五六,歲大兇”朝廷命官左懋第在途中給朝廷上說,他從天津靜海抵山東臨清,“見人民饑死者三,疫死者三,為盜者四。米石銀二十四兩,人死取以食”。 

   

  崇禎皇帝 

  就在明朝滅亡的前一年,崇禎十六年(1643年),蔓延整個華北的鼠疫又傳入北京,“京師大疫,死亡日以萬計”“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戶丁盡絕,無人收殮者”。由于瘟疫死亡人數實在太多,當時北京城內甚至出現了有的人戶全部死光,甚至連收尸人都沒有的慘況。 

  河北王森在灤州創立“聞香教”。教主王森編造說,他曾救狐貍,“妖狐感恩,斷尾相贈”,咬下自己的一段尾巴送給王森作報償。狐貍尾巴有啥好處,原來狐尾有異香,王森根據狐貍尾巴創造一宗邪教,叫做“聞香教”。“聞香教”宣稱,當世正逢“劫變”即世界末日,信其教可以獲得解脫,借機斂財。王森起初收取供奉,后來王森組織教徒暴亂,被朝廷定為邪教,嚴加緝捕。嘉慶十九年,“聞香教”的支派“收元教”教徒方榮升鼓吹“三教應劫”,世界末日到來。朝延嚴令查禁,終于在嘉慶二十年被查獲,方榮升及為首35人被凌遲或斬決。 

   

  圓頓教“聞香教”的一個支派宣揚“一步登天”創立者姓張,人稱“弓長老祖”。隨后王伏林成為教主圓頓教誑騙錢財。王伏林自稱有法力,宣稱其母及妹原是上天神仙,助他成功,他不怕刀槍,不懼水火,也是神出鬼沒神仙下凡,還會點物成金,入教者不愁吃穿,都能暴富。在他的蠱惑下,教民也以正在“行善事”自居,時刻準備著白日飛升,一步登天。然而,斂財已難以滿足王伏林日益增長的貪欲,他決定武裝暴動奪取政權,教民及被裹脅者2000多人追隨。陜甘總督派軍圍剿,剛一接戰,叛軍即潰散,王伏林及母、妹均斃命于亂軍中,教徒及參戰者千余人被殺。 

  縱觀中國歷史,每當出現瘟疫饑荒之時,類似邪教的組織往往趁危作亂,一些人憑空臆造出信仰的神靈和偶像,散布謠言,蠱惑群眾,危及朝政,貽害天下。盡管歷朝歷代皆嚴刑峻法,武力鎮壓,但仍難以絕除后患。只要遇到大災大難等合適的土壤,邪教就會乘勢生亂,給社會造成動蕩。 

  今天的邪教往往是歷史上邪教的延續和翻版,在災難面前,邪教組織伺機而動,竭力渲染災劫的恐怖性及加入其組織的合理性,意圖在大災大難面前渾水摸魚,發展信徒,亂中漁利。 

  當前,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勁的關鍵階段,我們相信在黨和國家的堅強領導下,一定能奪取這場人民戰爭的偉大勝利。毫無疑問,任何邪教組織和反動勢力的一切罪惡企圖只能以失敗而告終。 

    

  參考資料 

  1.徐焰:《戰爭與瘟疫》,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2.王清淮:《中國邪教史》,群眾出版社,2007年版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篮球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