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20

專家:“法輪功”的實質是殘害生命

發布日期:2020年02月27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李安平
[打印本頁]【字體大小:

  古往今來,凡遇災疫危難、社會恐慌之時,必有邪教妖言惑眾,大行邪道。2020年庚子新年,我國遭遇了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面對疫情的嚴峻形勢,全國上下萬眾一心,全力以赴共抗疫情。然而,遠在美國的“法輪功”邪教組織頭目李洪志卻幸災樂禍,搗亂不斷,散布大量謠言妄圖借機蠱惑民眾,擾亂社會,危害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破壞中國正在進行的抗擊疫情的工作。“法輪功”宣稱:在疫情時期只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就起到了救人保平安的作用。

  “法輪功”與“真善忍”

  “九字真言”中所講“法輪大法”是指李洪志于1992年正式建立的“法輪大法研究會”,又稱“法輪功”,其謬論邪說中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所謂的“真善忍”。李洪志聲稱,“真善忍”既是宇宙的“根本特性”,又是絕對的“真理”。

  最初,李洪志還只是利用氣功形式借以斂財,但他很快通過神化自己,編造歪理邪說《轉法輪》,使“法輪功”發展成為一個邪教組織。李洪志打著佛教、氣功等迷人的旗號,以“真善忍”“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為誘餌,吸引和發展練習者,逐步建立完善的組織體系。

  在其組織內部,李洪志先后以氣功師、特異功能大師、比一切傳統宗教教主的功力高無數倍的最新、最高、最大救世主自居,聲稱具有能給練習者“開天目”“裝法輪”等神功,具有無數能變大變小、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的“法身”,聲稱現在的一切宗教都已不能度人,且都已成為邪教,唯有他的“法輪大法”才是正教,唯有他給了人類一部上天的梯子──《轉法輪》,唯有他能帶領“法輪功”練習者升入“法輪世界”。

  李洪志的“法輪大法”完全是一種歪理邪說,但是他卻要打“科學”的旗幟,把它吹噓成“超常的科學”。他說:“‘佛法’(即‘法輪大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轉法輪》)

  李洪志宣揚的“真善忍”到底是什么貨色,李洪志的解釋是,“真善忍”是“宇宙的最根本特性”,宇宙間的一切物質都是由“真善忍”構成的。本屬道德范疇的“真善忍”在“法輪功”邪教中確成“宇宙的最根本特性”,成了宇宙間一切物質構成的要素。李洪志就是用這些毫無科學知識和道德而言的東西,把“法輪功”練習者引向迷信愚昧的深淵,把他當“最高神”崇拜,去追求那虛無飄渺的“法輪世界”。如同他打出五套功法作為氣功幌子一樣,“真善忍”不過是一種道德幌子,目的是要販賣他那一套迷信邪說。

  戳穿“真善忍”的謊言

  李洪志的“法輪大法”以練功健身、提倡“真善忍”等為幌子和誘餌,吸引人們參加“法輪功”邪教組織。在李洪志的歪理邪說的欺騙下,“法輪功”練習者的身心受極大損害,有的患病拒絕打針吃藥,貽誤治療導致死亡;有的走火入魔,精神失常,有的上吊、跳樓、跳井、自殘,有的甚至用殘忍手段殺害他人,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

  僅從“法輪功”建立到2001年2月統計為例,全國已發現有651名“法輪功”練習者精神嚴重失常;144人致殘;1660多人死于非命,其中239人自殺;成千上萬的家庭毀于一旦。

  北京、天津、河北、山東等地7家醫療機構收治的因修煉“法輪功”導致精神障礙的就有100多例。從北京的50多個病例來看,“診斷”一欄中填寫的多為“練功所致精神障礙”“練功誘發躁狂癥”“練功誘發抑郁癥”“練功所致情感精神障礙”等。“主要癥狀”一欄內,幾乎都填有“幻聽”“幻視”“幻觸”等。而認為“肚子中有法輪轉”“感到有五六種有形物質附在身上”等附體感、被控制感、自認為“開天目”感的比例也不小。不同病例中都具有下列癥狀中至少一至兩項:哭笑無常、拒食、意識不清、意識障礙、感知障礙、關系妄想、被害妄想、失眠、焦慮、坐立不安、自殺,甚至把包括父母在內的好心勸其停止修煉的人當作“魔”,加以肉體傷害,等等。

  “法輪功”之所以打著“真善忍”的幌子四處欺騙,是因為它的教主李洪志本人就是一個不誠實、毫無慈悲心、也無法容忍的人。

  李洪志生于1952年7月7日,為了把自己打扮成像釋迦牟尼一樣的“大智大覺”,竟將自己的生日改為1951年5月13日即農歷四月初八(中國漢傳佛教規定的佛誕日)。他獵取了一些科學術語和奇聞異事,藐視和攻擊一切科學和科學家,奢談什么粒子、分子、宇宙、人生等等,吹噓自己是一個“超常的人”,具有“法身”“法輪”,甚至是“不在宇宙中”的“超常人”;唯有他一人在傳“正法”,唯有他“能往高層次上帶人”,儼然一個神通廣大的活的“救世主”。如此撒謊,哪有“真”可言。

  李洪志宣揚“法身”“法輪”“業力回報”“開天目”等一套妖言邪說,害得許多練功者有病不治,精神失常,甚至付出生命代價。對此,他不僅沒有絲毫的愧疚心、同情心,反而稱這些人是“破壞大法的魔”。他胡說自己有“四大功能”,能給人治病,甚至非法地在自己家里設起了“功德箱”,用聚斂來的大量錢財周游世界、移居美國。他對一般練功者、對人民群眾、對社會、對國家沒有一點責任心、慈悲心,沒有一點善行,即使披上袈裟、裝出一副菩薩模樣,也掩蓋不了他狠毒的心。如此做法,又何來“善”。

  李洪志宣稱學他的“法輪大法”,就不能學別的知識,不能練別的氣功,把人們的思想禁錮在他的神秘主義體系里。如果有人對他懷疑、提出批評,那就是“魔在干擾”,就是“魔在破壞大法”,他就口誅筆伐,甚至煽動練功者圍攻對他提出批評的人。從1996年起他先后煽動練功者制造了三百多起圍攻事件。1999年4月25日,他居然煽動一萬多名不明真相的練功者到中南海周圍非法聚集,嚴重危害社會的正常秩序。這哪里還有一點“忍”。

  對于這樣一股逆社會發展進步而動的逆流和鼓吹現代迷信的造神運動,中國政府于1999年7月22日,依法取締“法輪功”,認定其為邪教組織,通輯罪犯李洪志,反映了全國人民的心愿和要求,得到舉國上下的擁護。

  經過堅持不懈的深入斗爭,邪教活動一度泛濫猖獗的勢頭得到了有力遏制,全社會反邪教的意識明顯增強。但不可否認,邪教問題的產生具有深刻的歷史文化根源、復雜的社會現實原因以及特殊的國際背景,邪教活動的頑固性和反復性超出想象,當前我國反邪教斗爭形勢依然嚴峻。

  疫情期間散布歪理邪說實質是殘害生命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廣大醫務人員夜以繼日、連續奮戰,有醫務人員不幸被病毒感染,有的甚至獻出了生命,體現了醫者仁心的崇高精神。醫者仁心精神是一種崇高的職業堅守,是一種無我的奉獻犧牲,更是一種逆行的不屈戰斗。

  挺在一線的白衣天使們,展現了頑強的意志品質,張揚著強大的精神力量,給病患和家屬帶來希望,給億萬人民帶來感動。

  然而,“法輪功”等邪教組織在疫情期間確大肆散布“法輪大法好”和“真善忍好”,在網絡上教弟子默念“九字真言”,才能“得救”“保平安”,鼓吹只要誠心信他們的“真言“就能防治疫情、消災避難,只要念所謂“真言”“真經”就能隔阻病毒,比戴口罩、勤洗手更有用等。“法輪功”還鼓動要求弟子走出去“講真相”保平安利用制作語音電話模板,讓弟子通過電話“講真相”,散發“法輪功”的宣傳品危害社會。在“法輪功”邪教組織的惡意煽動下,在疫情期間,在個別地方“法輪功”分子散布所謂“真言”歪理邪說,給阻斷疫情帶來隱患。“法輪功”還在其網站上還編造武漢新冠肺炎患者通過念“九字真言”病愈的假新聞,干擾破壞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其目的就是借疫情進行搗亂破壞,混淆視聽,擾亂社會,拉人入教,趁機斂財,殘害生命,干擾影響抗疫工作的開展。

“法輪功”在其網站上編造武漢新冠肺炎患者通過念“九字真言”病愈的文章

  通過以上分析,我們看到在疫情期間,誰在救人,誰在害人,一目了然。如果按照“法輪功”的念“九字真言”就能病愈,也就是要讓新冠肺炎患者要放棄治療,只要練習“法輪功”就能祛病消災了。這就意味著成百上千的新冠肺炎患者有病不醫,有藥不服,貽誤了治療的機會,毀壞了健康,最終葬送了寶貴的生命,這完全就是殘害生命。

  這些荒謬的言論,曾經摧殘無數“法輪功”練習者身心健康、破壞無數幸福家庭的罪魁禍首。許多善良的人們,抱著強身健體的目的接觸“法輪功”后,在李洪志及邪教“法輪功”的妖言蠱惑下,一步步走上了通向死亡的不歸路。

  無數事實無可辯駁地證明,不管李洪志的“消業”論,還是“上層次”和“圓滿”說,還是正在散布的“九字真言”說,都是李洪志及邪教“法輪功”對練習者實施精神控制,其本質就是殘害生命。奉勸那些仍癡迷不悟的“法輪功”練習者,相信科學,早日擺脫“法輪功”歪理邪說的控制,過上正常人幸福的生活。

  (作者李安平:中國反邪教協會常務理事、高級工程師、原副秘書長)

  主要參考引用資料:

  1、崇尚科學破除迷信 反對邪教—段啟明文集

  2、山東3名“法輪功”成員散發反宣品被刑拘(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王倩)

  3、吉林白城一“法輪功”人員借疫情宣傳邪教被查處(中國反邪教網)

  4、鄒平市公安局依法查處借疫情宣傳邪教的“法輪功”人員(中國反邪教網)

  5、大力弘揚醫者仁心的崇高精神(2020年02月20日 21:02 來源:中國甘肅網)

(責任編輯:徐虎)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篮球竞彩